1.249 唱罢登场(1 / 2)

机关楯墙内,残兵游勇,如何能敌。

眼看破阵在即。昌霸遂弃弩车,领兵堵缺。欲行缓兵之计。以待援军抵达,亦或是先夺敌阵。二者成一,皆可反败为胜。

“兵是将之威,将是兵之胆”。许褚当先,白毦精卒,势如破竹。攻占楯墙,顺下中军本阵。

眼看败局已定。昌霸怒喝:“伏虣何在,可敢与某撕斗!”

闻此言,许褚龇牙一笑:“夺旗再战。”

此言一出,看台哄然。不料伏虣,竟有大智。绝非莽夫行事。

“昌霸搦战,本就是缓兵之计也。”门下功曹许靖,不禁慨叹。

“仲康有万夫之勇。此战当可胜之。”贼曹刘翊亦言道。

“如此,牙门四将,必有一席也。”记室张节抚掌而笑。

眼看杀神天降,阵前兵卒,溃败如雪崩。昌霸又被侧翼白毦所挡,救之不及。阵中呼厨泉,急中生智。竟欲拔起而走。

话说。战旗长大,非膂力过人,无从擎之(注1)。呼厨泉双手拔旗,打马急走。

好一记金蝉脱壳。

不等众人叫好。忽听劲弦疾响。

头顶冲角盔,火星迸溅,如雷贯耳。必是许定神射。呼厨泉躬身缩颈,伏马而逃。

将将奔出数步,又闻弦响。

正中马耳。

骏马受惊扬蹄。将呼厨泉摔下马背。

时下兜鍪,亦如札甲,多为甲片编纂。自顶至颈。只因两汉宿敌,乃匈奴弓骑。此胄足防流矢箭雨。却不利钝器重击。一汉当五胡。匈奴常用骨矢石镞,何来重兵器。故无需铸造铁盔。非铸铁工艺不及,只因无用武之地。试想,铸盔与铸锅,单从技艺而言,莫非有不可逾越,天壤之别乎?既可铸剑为犁,又岂不能铸铁为盔。

然自黄巾播乱,群盗蜂起。群雄内战,遂成常态。除防劲弩箭雨,还需防礌石滚木。一体成型,铸铁盔。遂成先登必备。百炼冲角盔,应运而生。非用钢水一体浇筑,而是百炼钢板,钉接铆合。类比加强筋。

前额冲角,形如鸟喙,尖而上翘。不单为装饰,更可在近身搏击时,以头相抵,啄敌面门。盔檐下垂甲片,内藏遮面。全护头颈,密不透风。

唯一不便。冲角盔紧贴颅顶,需散方可佩戴。汉人束及冠,如何肯轻解。然四裔却无此禁忌。北人被左衽,南人断文身。正当适宜。更加冲角盔,防护惊人。且精钢锻造,红缨覆顶。银芒闪闪,霞飞光映。猛将之丽,故深受国人所喜。

汉人兵士,喜戴“狻猊胄”。此盔,乃由两汉玄铁胄,改进而成。胄体上半部,以长条锥形钢片,锻打弯曲成弧,而后钉接铆合成一半球盔体;胄体下半部,则经下缘,由弧形长方铁片,编缀成护颊;胄体顶部,则由一碗状加厚钢板,与半球盔体,铆接封口,专防颅顶所受冲击。这胄造型美观,且足可容纳髻。又因前额下藏狻猊兽面,故称“狻猊胄”。造价极高。锻造一顶狻猊胄,可足造十顶冲角盔。

战盔锻造,历来不易。君不见,时下罗马将官所佩,库鲁斯头盔。熟练工匠,足月只能锻造六顶。

言归正传。

蓟王有言在先。斩将夺旗,皆为胜。

呼厨泉携旗落马。胜负即分。

此时。吴敦、尹礼,亦率兵袭占许氏兄弟空营。奈何晚到惜败。

“主将落马,许定、许褚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