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1:许鸽王居然不咕了(上)(1 / 2)

比赛结束后没多久就到了激动人心的年会和年假。

即使泰丰楼因为好味道中美厨王争霸赛的缘故生意爆表,用日进斗金来形容都不为过,简直是拿盆接钱,王秀莲成天拿这个计算器啪啪啪地从早到晚按个不停,短短十天就按坏了两个计算器,泰丰楼依旧决定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从小年前一天开始放年假直到元宵。

泰丰楼全体员工都哭了,感动哭的。

泰丰楼全体食客都哭了,二十天吃不到饭哭的。

要问谁的哭声最大,韩老板有话要说。

无论泪水是什么性质的,该放的假还是要放,该开的年会还是要开,王秀莲年会的横幅都定制好了。

大红布条,加大加粗的黑色字体,和决赛的时候王浩被处理的那两条横幅有异曲同工之妙。

由于泰丰楼今年的业绩再创新高,黑心资本家王秀莲决定大方一回,不光给每个人都年终多一个月,年会时间也定在了上午而不是下午,让大家多半天的带薪休假,开完年会下午就可以收拾行李回家过年。

年会当天一大清早,江枫就被亲妈一个电话弄醒,不得不从被窝里钻出来穿好衣服去泰丰楼帮忙布置年会现场。

一开始江枫以为只要比赛结束就能轻松下来,这场历史两多月的比赛说不累的假的,长时长的赛制带来的身体上的负担暂且不说,心理上大家也有不小的压力。

结果江枫万万没想到,比赛结束心理上的压力是没了,拿了冠军名利双收是挺爽,但名利双收的下场是大工作量。

不是王秀莲为了赚钱故意给他安排负荷工作量难为亲儿子,而是生意是在是太好了。

比赛结束第一天北平本地看了直播或者看了新闻的食客蜂拥而至。

比赛结束第二天外地稍近一些的食客加本地食客蜂拥而至。

比赛结束第三天全国的食客蜂拥而至。

第四天国外的都来了。

时至年会前一天,泰丰楼大堂放眼望去,俨然是一出中西文化大交融,各民族其乐融融欢聚一堂的和谐景象。

为了不让那些千里迢迢甚至横跨大西洋的食客败兴而归,王秀莲在和房梅商议后只能暂时将午间营业时间提前至11点,晚间营业时间延长至11点,包括她俩在内所有人都好好体验了一把加班加到吐血的感觉。

现在这一切都结束了,美好的年会已经到来,快乐的带薪年假就在眼前。

可怜的江枫还得早起。

难得早起还没有上班的压力,呼吸着清晨算不上多么清新的空气的江枫决定绕路去煎饼果子摊久违地吃一回煎饼果子,还能晚点去店里逃避劳动,一举两得。

去煎饼果子摊的路上,江枫路过了烤肠卖得比杂志好的报刊亭。

第一波烤肠已经烤得滋滋作响,泛着油光,缺不让人觉得肥腻反而嗅到了肉质的芳香。江枫犹豫了一下,果断朝烤肠走去,决定在吃煎饼果子前先吃一根烤肠。

“老板,来根烤肠。”江枫熟练地扫码付款,眼角的余光瞄见了角落里光鲜亮丽没拆封皮的《知味》。

哎,可怜的《知味》,去年的期刊居然卖到今年。

江枫在心里给《知味》点了根蜡,结果烤肠,一口咬下汁水四溅还有些烫嘴,正要转身离开,突然反应过来好像有点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