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心如死灰(1 / 2)

越往南,道路愈是坎坷,光是一座山,围着圈走,就走了三日。

林逸的马车过于宽大,只能扔下山崖,不能挡后面人的道。

到后来,要么走路,要么骑驴子,或者干脆躺在粮车上,叼着一根狗尾巴草,闲咬一整天。

“这哪里是就藩啊,分明是往天涯海角。”

走到第十七日的时候,林逸终于抛却了所有的幻想。

这一路上,看到的除荒草树木,别说城镇,连个人影子都瞧不见!

这就是他的封地。

唯一的安慰是吃水果不要钱,野生的荔枝、蒲桃、油柑子到处都是,不过因为少了人工干预,吃起来比较涩。

宋城道,“王爷,再走一些日子就到了。”

其实他说起来也心虚,队伍里除了一名校尉曾经跟随南征大军来过三和,其他人对三和几近一无所知。

“一日又一日。”

林逸叹气。

闻闻身上,都有点腥臭味了。

不了解本地水文,又找不到人打听的情况下,他哪里敢轻易下河洗澡。

又行几日后,遇到了一队贩私盐的队伍。

陡然遇到人,林逸自然感觉亲切异常,对方却是如临大敌,丢下货物,逃入了山林中。

林逸无奈的笑笑,特意打开麻袋,抓了一把粗糙的盐粒,捻了一粒在嘴巴里尝了一下,刚入嘴就吐了,杂质多,咯牙。

沈初道,“王爷,贩私盐其罪当诛。”

林逸淡淡的道,“满朝文武,有几个不贩盐的,你去诛了他们试试?”

还有一句话他没说,三和是他和王的三和,在这里用梁律,他同意了吗?

沈初懦懦不敢言。

林逸的车队渐渐远处后,十几个盐枭才敢慢慢的从丛林之中探出身子,然后左右环顾后走上大道。

看着五辆手推车上一包盐也不曾少,他们陷入了疑惑。

天下间有这样的傻子?

有钱也不知道捡?

盐贩运到繁华之地,一斤可卖二十文!

众人翻过山峦起伏的群山之后,在广阔的平原之上,渐渐的看到了人烟。

每走上几十里地,便会遇到一个集镇,虽然规模都不大,客栈也住不了几个人,但是吃饭,补充草料是不成问题了。

大多数人住在木头搭的棚子里,衣不蔽体。

与之交易时,找零中居然有前朝的铜钱、开国时期行,距今已有两百余年的宝钞,放的太过久远,不注意就碎了。

在都城,一两白银可以兑一千文铜钱,在这里却兑不到七百文。

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到达三和府城——白云城这天,已经是九月的第一天,气温依然居高不下。

白云城之所以称作白云城,是因为边上有座山叫白云山。

说是城,也有点不合时宜,因为没有城墙,只有纵横交错的几条街,连江南地区的乡镇都多有不如。

他们这一群人陌生人突然闯进来,熙熙攘攘的街面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停下脚步,站在路边,好奇的打量着这一支队伍。

一边身形高大的校尉包奎低声道,“王爷,沈初已经去通知这里的指挥司,估计谢大人很快就回来。”

他今年四十有七,十年前曾随南征大军来过此地,一路来也是众人的向导。

林逸笑着道,“指挥使谢赞,和本王好像还是老熟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