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江山笑(1 / 2)

“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

只记今朝,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

天知晓,

江山笑,

烟雨遥,

涛浪淘尽红尘俗世几多娇.......

豪情还剩了一襟晚照.....”

林逸接连钓上来两条班鰶,心情大好。

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实在忍不住就唱了一歌。

明月和紫霞等人早就习惯了,倒是面无表情。

只有卞京和陈德胜、何吉祥等人却是敬佩不已。

陈德胜道,“王爷这歌词虽浅显了一些,却意境深远,颇有气象。

谁负谁胜出,天知晓。

好,好,好!”

最后激动的连叫了好几个“好”。

“一歌而已,值当什么,”林逸真怕他有心脏病,把血管给爆了,“你负责从本王的侍卫队里抽调人手,再招一些本地老实的乡民,你全权做主,想想怎么把白云城这混乱的局面给收拾一下。

大欺小,众暴寡,强凌弱,这都成什么样子了。

本王还想着有一天可以一个人安全的走在大街上。”

白云城人不多,总共有三万人就算不错了。

但是短短这些时日,林逸知道的谋杀案件就有三起,最惨的是一家七口,无一活口,就连尚在襁褓中的孩子都未能幸免。

林逸当时看了,气愤的一夜未曾合眼,已经令侍卫到处缉捕恶徒。

至于打架斗殴,就更是不计其数了。

无论如何,这三和,这白云城必须有规矩。

他林逸的规矩!

到达白云城后,安置流民和孤儿,陈德胜做的游刃有余,林逸自然很放心把这种事交给他。

陈德胜拱手正色道,“寇攘奸宄,杀越人于货.....”

“知道你水平高,烦请你说我听得懂的话。”

林逸毫不犹豫的打断道。

陈德胜激昂的情绪戛然而止,只得讪笑道,“抱关击柝,以待暴客,乃是应然之举.....”

突然看到林逸的神色,尴尬的低下了头,终究还是没有说完。

自从跟着王爷来到三和之后,把他们这些饱读诗书之士弄得都不知道怎么说话了!

林逸白了他一眼道,“继续说吧,别藏着掖着了。”

陈德胜小心翼翼道,“这缉捕盗贼、大奸大恶之徒,非谢赞大人的职责。

万一传到圣上的耳中,恐生事端。”

林逸冷哼道,“你直接说我没这个权利就得了呗,尽说些弯弯绕。”

陈德胜讪笑道,“王爷英明。”

林逸道,“按照藩王的待遇,本王是不是可以有二三千人的护卫队?”

陈德胜点头道,“自然。”

林逸笑道,“我那位三皇兄雍王,拥兵十万,我这才哪跟哪?

为了本王的安危着想,扩充护卫队,维护白云城治安,有何之错?”

再说,他已经惨成这样了,皇帝老子还能怎么样他?

陈德胜笑道,“草民明白了。”

林逸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不明白,陈老先生,我听说你做左佥都御史之时,可是连何瑾都敢参的,好像当时还说过什么‘臣谓人臣之义,知而不言,当死。而触讳,亦当死’。

怎么现在人越老,胆子越小呢。”

陈德胜惨笑道,“不然罪臣何以沦落至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