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蓄疑败谋(1 / 2)

所有早已埋葬在脑海深处,想都不敢想的过往记忆,一下子酵出来,铺天盖地的腐烂气味在屋子里弥漫开来。

曹亨此时大叫道,“独子冤死!

老妻积郁成疾,撒手人寰,儿媳妇、孙子下落不明!

老子又找谁说理去!

老子一世英名,临老居然绝后了!

绝后啊!

你们又何尝知道这酸楚!”

拳头嘭嗵嘭嗵的砸在桌子上,桌子散架,骨瘦如柴的手背血肉模糊,隐约可见渗人的骨节。

“曹老哥,”

石泉也顾不得擦自己的眼泪,吓得赶忙抱住疯了似的曹亨,“节哀,以后自然可以慢慢寻访!”

“寻访?”

曹亨冷笑道,“老子被困在此地,往哪里寻访!

即使寻到了,又能如何?

只会给他们带来杀生之祸罢了!”

留在这里,就是对尚不知在哪里的家人最大的保护。

“大丈夫能屈能伸,不要再哭哭啼啼了,”

谢赞先是扶起卞京,然后对着曹亨拱手道,“曹老弟,万事还是要往好了想,做小女儿状,倒是让人笑话了。”

“往好了想又能怎么样?”

向来少言寡语的前任提刑按察使司按察使刑恪守道,“顶多就是借着这位王爷心善,让我等能够安度晚年。

可惜,老夫求得不是这些啊。”

“说到这位王爷,”

王庆邦用手绢擦了下那只已经干瘪的眼角,“可不止是心善,倒是有点大智若愚的意思。

可惜啊,他不是太子,要不然倒真是天下百姓的福气。”

“是太子就一定能登上大统吗?”

卞京依然抽噎着,用手指朝上面指指,“先帝在时,谁能想到最后是这位呢?

要不然老夫如何会有今日的劫难。”

众人恍然大悟!

是啊!

先帝在世之时,最不得志的莫过于当今的圣上了!

谁规定了太子一定能登基?

历朝历代,被废的太子不知道有多少!

屋里一时间落针可闻。

良久之后,王庆邦闭着眼睛,摇头晃脑道,“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三和路八千,欲为圣明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

说着说着,眼泪水又从那只仅剩的眼睛里涌了出来。

想自己春风得意之日,一日看尽安康花,却落到如今这家破人亡的境地。

“你可这就这一只眼睛了,莫再哭,”

何吉祥难得的安慰了一下王庆邦,“不愧这‘文宗’之名,弄得老夫也跟着愈难受。

身易老,恨难忘,尊前赢得是凄凉。”

“各位这是服老了?”

陈德胜突然喊道,“如果要死,老夫也要这何瑾死在前面!”

一声悲愤的吼叫把所有人都惊住了。

相处这些年,他们从来没有见陈德胜如此失态过。

“你倒是说的容易,”

石泉也跟着大声道,“想要何瑾的命?

也不是看不起各位。

除非老母猪能上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