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挫折(1 / 2)

摇摇头,实在无可奈何。

转身去了书房。

好在自己还有一手足以自傲的毛笔字!

洪应帮着扯着纸,林逸挥毫泼墨,不一会儿就写就了一幅字。

越写越是精神,洪应都有点供不上纸。

王庆邦进门,身后跟着的是向来很少进王府的刑恪守和石泉等人,除了外出剿匪的何吉祥,老头子们是来齐全了。

谢赞笑着道,“王爷好雅致。”

林逸得意道,“瞧瞧本王这字怎么样?”

“穷则独善其身,富则妻妾成群。”

石泉忍不住把纸上的诗念了出来了,用怪异的语气道,“王爷志向高远.....”

把这一副揭了,又看向另一幅,“长恨村姑无觅处,不觉转入此中来......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若有情死得早。”

直接忍不住笑出来了声。

但是感觉有点失礼,赶忙背过去身子。

刑恪守出于好奇心,走到石泉原来的位置,继续念道,“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

“后宫佳丽三千人,铁杵磨成绣花针.....”

王庆邦捧腹大笑。

刑恪守讪笑道,“王爷大才。”

心里叹气,就是没用到正经地方。

净整些艳词俚语。

林逸谦虚的道,“行了,雕虫小技,难登大雅之堂。”

石泉指着林逸的字道,“老夫有一事不解,不知王爷是如何起笔收笔的?”

王庆邦用脚踢了他一下,他不解的看了一眼,见王庆邦不说话,又继续看向林逸。

林逸很是欣慰,终于有一个文化人肯把焦点放在“书法”本身了!

“本王谢给你看看,不足之处还请指正。”

指正?

不存在的!

两辈子加一起,老子也练了近五十年!

今天老子就教你们这些古人做人!

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书法!

林逸撸了下垂下的衣袖,一手悬肘执笔,一手拖着执笔的肘,缓缓起笔。

卞京眼睛望向屋顶。

陈德胜低头看着自己的靴子。

曹亨与谢赞假装在攀谈。

而王庆邦直接背过身,逗弄从窗口飞过来的鸽子。

只有石泉和刑恪守全神贯注的看着林逸写字。

林逸写横,按下,笔锋上挑,写竖,再按下,笔锋左挑。

两个人对视一眼,目瞪口呆。

还有这样写字的?

呆的功夫,林逸的“下”字已经落下最后一笔。

更令两人不解的是,“竖”收笔的时候,为什么故意往上提?

林逸看着自己写就的横幅,满意的把毛笔放在了笔架上,冲着石泉拱手道,“献丑了。”

石泉终于明白王庆邦用脚踢他的用意了。

只得硬着头皮指着“三和山水甲天下”中的“三”字道,“这一横,不知道王爷为何要画圆圈?”

“欲右先左,逆锋起笔,谓之藏锋。”

林逸脱口而出。

这有什么需要问的吗?

石泉又指着那“山”字道,“那这一竖到底了,为何还要往上提?”

林逸道,“回锋啊,无垂不缩,无往不收。”

刑恪守道,“不知王爷在宫中的讲读官是哪一位?”

林逸道,“陈严那老头子,整天之乎者也的。

本王虽然烦他,但是不得不承认,学问还是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