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胆小如鼠(1 / 2)

林逸联想到现在自己这张帅气的跟自己气质完美搭配并且无缝衔接的容颜!

必须感谢这亲妈!

而且深感找个漂亮的老婆对基因改善的重要作用!

梁国开国皇帝林保志的画像他是见过的,大马脸,小眯眯眼,就这还是经过画师抠破脑袋在求真求实的基础上美化出来的结果。

据说,为了这幅可以留给后人和子民敬仰的画像,放牛娃出身的林保志相当重视。

有的画师画的太真,连鼻子上的鼻毛都画出来了,老皇帝觉得显不出自己龙凤之姿,天日之表,这不是自己本来的样子。

拖出去砍了。

有的画师画的太假,直接按照美男子的样子给画的,根本和皇帝不是一个人!

老皇帝更不满意了!

这不是恶心自己吗?

同样拖出去砍了。

杀了七个画师后,一代画圣鲜有道完成了这个艰巨的任务。

在不失真的基础上,配了一副“凛天威于咫尺,不敢瞻视”的气质。

这幅画一直留存于当今皇帝的书房。

林逸见过一次之后就惊为天人,这长相美颜相机都拯救不了。

林保志四十有六登基之后,着实充实了一番后宫,各个美艳如花。

如今到他的便宜皇帝老子隆德皇帝林洵这,已经传十五帝,国祚214年。

经过数十代人以后,皇家一脉的子孙,长的都不俗,男的玉树临风,女的花容月貌。

“母妃何必如此。”林宁安慰道,“皇兄自然有皇兄的道理。”

他替着哥哥委屈,明明是才华横溢,风流倜傥的人物啊!

却被天下人耻笑误会!

甚至连母妃都觉得哥哥愚笨,不可救药!

想必哥哥应该很难受吧。

袁贵妃宠溺的揉着林宁的头,叹口气道,“可惜你是个女儿身啊。”

林宁讪笑道,“母妃多虑了。”

“想你外祖父、你舅舅何等英明神武,就连本宫,家学渊源,五岁习武,十五岁已然入三品!”

袁贵妃傲然道,“入宫后,虽荒废了拳脚,可还是进了五品!

却想不到......”

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完整的话,只恨恨的看了一眼浑身懒散,正对着她嬉皮笑脸的林逸。

可惜了,这是自己亲儿子。

要不然,直接打死了多好,省的碍了自己的眼。

“母妃岂是常人所能及的......”林逸在一旁陪笑哄着道,“儿子无能,倒是让母妃生气了。”

“你也就这样了,本宫倒也没有多大的指望,眼前最大的心愿倒是希望你与外家多亲近亲近,”

袁贵妃剜了林逸一眼道,“想想老太君是何人?

那是你嫡亲曾外祖母,想当年也是随你曾外祖父征战沙场,刚刚平叛西北流寇的大将军宇伯须,曾经便是她身边的一名普通侍卫。

其子乃是禁军统领宇文涉。

像你外祖母,舅母,也皆是女中豪杰,巾帼英雄,在军中也是甚有威望。

别人想亲近都没有机会,你莫寒了她们的心才好。”

“母妃说的极是。”

林逸早就摸清了她的脾性,不管是什么事,先应好,至于后面做不做,那是另外一回事。

秋后算账?

估计那会自己应该在三和了。

想到得意处,嘴角咧出了弧度。

袁贵妃看着他这样子,终于忍住了把手里茶碗砸过去的冲动。

做了个深呼吸后,又接着长出一口气,慢慢悠悠的道,“我已替你备好礼单,你这几日便给你外祖父、外祖母送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