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兄弟(1 / 2)

林逸起身整理好衣裳,笑着道,“想不到第一个来的居然是他,这倒是有意思了。

走吧,人家送礼来,咱们面子上也得过得去,门口迎着去。”

洪应道,“是。”

林逸一边不紧不慢的走着,一边看着礼单,走到门口,代王的马车刚刚停稳。

林逸暗想这是掐着时间等自己来接啊。

走上前去,不等车帘掀开,便拱手道,“给六皇兄请安。”

车厢里伸出来一只手,撩开车帘,不等侍卫放置好小板凳,便径直自己跳了下来,对着林逸笑着道,“老九,这么客气,不是你的性子啊?”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哥哥给送了这么多礼,弄得弟弟挺不好意思的。”

林逸实话实说。

看着代王伸过来手要揽着自己肩膀,下意识的就要躲开。

如果没有必要,他实在不想和这位代王走在一起!

真的怕被比下来,导致自己的自信心下挫,闷闷不乐好几天!

论长相,两人的五官都相差无几,组合搭配都挺不错。

但是,怪就怪在气质这一块,林逸根本不知道自己跟他比差在哪里,无形中就矮了一截!

风流倜傥、飘逸宁人、气宇轩昂这些词就像是为这位代王爷量身打造似得。

但是想到洪应汇报的礼单,颇是大气!

最终还是没躲就让他搂搂吧!

“哈哈.....”代王大笑,朝着林逸的肩膀拍了拍,“这么多兄弟,独爱和说话,直来直去,不用绕弯子。”

“皇兄,请。”林逸见代王没有搂自己肩膀的意思终于送了一口气,然后把代王迎进了大厅。

茶和糕点上齐后,洪应和侍女退下。

代王朝着自己的身边人随意的挥了挥手,一时间偌大的客厅里只剩下兄弟二人。

代王朝着林逸拱手道,“老九,再次向你道喜了。”

林逸叹气道,“六皇兄,你明明知道三和是什么地方,还来取笑于我。”

代王笑笑摇着头,把襟袍一撂,脚上的靴子脱了,一只脚撑在地上,一只脚搭在椅坐上,端着茶杯轻抿了一口后道,“哥哥我说的都是真话,比真金还金。”

“居然学我说话,还说我没取笑我,”

林逸毫不客气的白了他一眼,“三和穷乡僻野,蛮夷众多,不服教化,这以后指不定怎么头疼呢......我这脸上干净的吧?

别这么看着我,搞得我都不好意思。”

“老九,你是傻人有傻福啊。”代王突然道。

“啥?”林逸吃了一惊。

“没事,”代王再次抿了一口茶,把茶盏放回了桌子上,

“哥哥羡慕你的气运啊,三和,一张白纸,由着怎么写,怎么画。”

“皇兄,你这话,说的弟弟不明白了。”林逸的警惕性一下子就起来了。

代王问道,“你可知高皇帝设立藩王的目的是什么?”

“外卫边陲,内资夹辅。”这是标准答案,林逸不可能不知道,“防止地方大臣骄横跋扈。”

“说的对,以塞王以取代功臣镇守边境,避免出现前朝节度使拥兵自重的情况。”

代王淡淡的笑着道,

“但是最重要的还是因为高皇帝爱子深切,为子孙计。

高皇帝贫苦人出身,不愿意自己的19个儿子再受穷。”

“说的好像也是。”林逸也突然觉得好有道理。

“授金册金宝,俸禄万石,指挥边防大军,筑城屯田,护卫少者千人,多者至万人,果真是一方诸侯。

公侯大臣见了都要伏而拜谒,好不风光。”

代王又接着道,“直到显宗三年,英王造反,朝廷才不准许各藩王领有封地和臣民,不过俸禄和田地却不曾减少。

十五年前,凉州王造反,父皇下了狠心,到四皇兄和五皇兄受封,已经没有了去边塞带兵的机会,去了封地上只能受巡抚节制,食禄不治事,跟废物也没区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