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宫内的高手(1 / 2)

好听一点叫五官紧凑,难听一点就是没长开。

把木质的医药箱放下来,直接跪下来道,“给王爷请安。”

他原名胡是录,王爷嫌弃喊起来麻烦,干脆就称作葫芦了。

本是王爷府马夫,和孙邑不一样的是,他还兼职做兽医。

除了在府中做,他还在外面捞外快,给牛马驴子看看病。

一次府中的马难产,那痛苦的嘶鸣声响彻整个王府。

当时的他忙得手足无措,王爷也被吸引了过去,直接好奇的问,为什么不把马肚子破开!

他恍然大悟,小马驹生不出来,母马肯定是活不下去的。

与其这样一尸两命,还不如把马驹从母马肚子掏出来,还得个小马驹!

他果断的把母马给弄晕了,把马驹给掏了出来。

结果,令人想不到的是,王爷居然命令他把马肚子给缝合上!

这是几个意思?

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王爷已经命人准备好了蜡烛、缝衣针、肠线、白酒。

王爷的命令,他肯定是不能违背的,硬着头皮做完了王爷所谓的“手术”。

然后每日只给母马灌豆浆喝,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一周后,这匹马居然活蹦乱跳!

王爷也甚是高兴,告诉他这叫“剖腹产”。

居然还详细的告诉了他一些原理,虽然他不完全懂,但是隐隐约约的觉得,自己正通往一条金光大道。

王爷说,这剖腹产牲口上面可以用,人身上也可以用。

他哪里敢在人身上用,顶多用这点本事,在牲口身上赚点钱!

但是,有一次,隔壁的邻居突然跑到他家,媳妇早产,太晚了找不到稳婆,价钱不到位医官又不肯来,让他帮着给老婆接生。

他是疗兽病的兽医而已,怎么可以给人接生孩子呢?

说破天都不肯同意的!

当人家告诉他,保小不保大,特别是刀已经架到了他脖子上。

他才义正言辞的表示,人命关天!

必须去,肯定去!

结果,孩子活下来了,孕妇也保住了。

他现给人接生比给牲口接生简单的多了,毕竟人能听东话,听指挥,让使力气就使力气。

先在自己的里弄巷口出名,然后他大着胆子接了几个孩子之后,彻底在整个南城出名了。

虽然也有失败的时候,但是对孕妇的家人来说,只要传宗接代的孩子保住了,死个女人能算什么事?

依然欢天喜地相送门口,附带不菲的诊金。

大着胆子,他开始向请教王爷更多了。

这位王爷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学的越多,他的胆子越大。

之后的有一天,他居然有了解剖人的想法。

他觉得自己魔怔了,诚心的向王爷请罪。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位王爷居然高兴地一蹦三尺高,夸赞“他这一小步,将是人类的一大步”!

安康城外的乱葬岗经常出现他忙碌的身影,这里多的是兵马司送过来的尸体,有伏法的贼匪,有饿死在大街上的乞丐,有穷人家的弃婴。

大概太多,掩埋不过来,上面有一席破旧的草席就算是不错的了。

如今,安康城里的人都尊称他为胡郎中,每天找他看病的人络绎不绝,甚至当朝的王公大臣都找他。

唯一的不幸便是识人不明,娶了一位喜欢揪耳朵的老婆,他这张脸更是展不开了。

“赶紧起来,别整这么多虚的,看看他怎么样,会不会死。”

林逸不耐烦的朝着他摆摆手,然后指了指洪应。

“是。”

葫芦慌忙站起身,走到洪应的跟前,躬身道,“洪总管,麻烦你把衣裳解开。”

林逸见洪应手放在衣扣上犹豫不决,更是不耐烦道,“磨蹭什么,快点,把胸口的衣服解开就行了。”

洪应这才叹口气,解开了自己的衣裳,胸口倒是没有什么,只有后背,赫然有一个紫黑色的掌印。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葫芦把耳朵贴在洪应的胸口,听完后,又转到他的背后,一边敲,一边听。

半晌后,才笑着道,“洪总管福大命大。”

林逸问,“那现在是什么情况?”

葫芦道,“肺部大概是肿了,洪总管这才咳血不止,开几服药,慢慢调理,总是不妨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