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进城(1 / 2)

庆王爷如今四十有七,在娶了第十七房姨太太之后,突然性情大变,居然开始一心向佛。

正儿八经的在府里做早晚课、烧香磕头,一日未曾中断过。

这令庆元城的人啧啧称奇。

抱着茶杯,坐在葡萄架下假寐,边上的丽人对他大献殷勤,他也视而不见,很是烦躁的道,“别来打扰本王清修。”

丽人赶忙低头退下。

庆王摸了一把胸口,近日越气短了,即使请遍天下名医,还是没有一丁点好转的迹象。

管家回报南门门侯求见,他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自然是不见!

“王爷....”

管家忍不住道,“姜门侯说,和王爷在城门外叫嚷自己遇刺,有人意图谋反!”

遇刺?

谋杀?

这几个字像针一样,突然扎在了庆王爷的胸口。

人在家中坐,锅中天上来!

这庆元城最有谋反意图的,除了他这个与世无争的闲散王爷,还能有谁?

难不成是总兵和知府吗?

“快快........”

庆王爷气急败坏的指着门外,居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管家立马明白了意思,到门外把姜毅请了进来。

姜毅下跪问安之后,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然后道,“王爷明鉴,那三名所谓的刺客,只是普通的士卒而已。”

“竖子敢尔!”

庆王爷越想越气!

老子的信里不是写的很明白吗?

让你滚蛋啊!

你小子的脸皮怎么这么厚呢!

姜毅等着庆王喝完茶后,陪笑道,“王爷,那现在?”

该怎么办啊!

他想想自己是真难,明明是大人物们该操心的事情,偏偏是他这样一个小小的门侯在跑来跑去!

“能怎么办?

把和王爷请过来!”

庆王爷咬牙切齿的道。

“那....那些流民怎么办?”

姜毅接着小心翼翼的问道。

“哼!”

庆王爷终于忍不住踹上了一脚,“这种事情你还要用得着问本王!”

“是。”

姜毅很是委屈,为什么受伤的总是他?

庆王爷见他还在呆,气骂道,“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去!”

“是,是。”

姜毅马不停蹄,再次回到了南城门,刚下马便看到了在边上茶摊优哉游哉喝茶的师爷马颉。

“多谢师爷指点。”

姜毅拱手,犹豫道,“王爷可以进来,只是这流民......”

马颉笑着道,“安抚流民乃是知府大人的分内之事,知府大人下令施粥。

只是不能进城,万一引起城内混乱,可是谁都担不起的责任。”

姜毅道,“师爷放心,那请师爷移步城上,在下职位卑微,生性粗鲁,和王爷身份尊贵,怕招待不周。”

“职位?”

马颉摇着扇子,笑着道,“从古至今,师爷何曾算过职位,只是个幕宾而已。”

“.......”

姜毅直接傻眼了。

只能自己硬着头皮走上了城墙。

无论如何,这得罪人的事情,还是得自己来!

林逸在马车上困得都打哈欠了,还久久的没有等来回应,早就不耐烦了。

此刻听见洪应回禀说自己可以进去,流民不能进去,自然没有不同意的道理。

流民里鱼龙混杂,他并没有时间做底细排查,万一混进城里寻衅滋事,那就比较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