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人靠衣装(1 / 2)

傍晚时分,6靖三人在格伦斯家中汇合。

“怎么样,我身上也有吗?”

傅鞠颇为紧张的看着身前的6靖还有徐酌。

“我们的推测是正确的,怨气来自于魇鬼海贼团成员。”

看了眼药剂瓶内只余下三分之一的液体,6靖先将其交给徐酌收起来,随后才看向傅鞠说道,

“放心吧,你身上没有怨气,之前在地下据点里你没有动手,自然也沾不上。”

“那你们身上的还没有解决吗?”

心下松了口气的同时,傅鞠又开口问道。

“没那么容易,下午我跟船长去了两个教堂,三处庙宇,花了不少钱找那些个人试着净化或是度,结果都不怎么理想。”

徐酌倚着窗台叹了口气给出答案,为了净化身上的怨气,他们不能说不努力,借着格伦斯的面子,再由他妻子亲自带领,他们见到的几乎都是除了圣血教派以外的各个教派内的高层人物。

然而结果却不如人意。

且不论净化或是度仪式能否进行,甚至连一个能看见怨气的人都没有找到......

“想要抹去这些怨气,估计还是得靠特殊手段,所幸提前现,而且魇鬼海贼团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咱们,解决问题的时间很充足,当下最重要的是先把眼前的事情做好。”

现在现问题总比跟魇鬼海贼团对上时再被人暗算要好的多,6靖也没打算着急忙慌的四处寻医。

事分轻重缓急,再怎么样也得先等劳伦斯的事情告一段落。

一念即此,6靖便又取出了挎包里那份关于金启东的卷轴。

卷轴里提供的情报称不上详细,更没有挖掘出什么惊人隐秘,毕竟拢共也就花了6靖5枚银币,不过多少还是有些值得注意的信息。

“现在基本可以肯定金启东也是个凡者......大概率是奔着兽化病才来的安灵岛,问题的关键在于他究竟想要从这个病中得到什么?”

6靖看完整个卷轴,不仅没能解惑,反而有了更多的疑问。

为了研究兽化病,金启东不惜藏匿被安灵岛黑白两道联手通缉的戈尔曼,怎么可能无所求!

只是兽化病并非是真的疫病,它的根源在于失落世界内的一道残念,与其说是疾病,更像是一种诅咒,金启东之前说的想要研究兽化病的借口显然站不住脚。

若是有其他目的......

咚咚咚~

敲门声打断了6靖的思考。

“格伦斯老爷遣我来问三位贵客换好衣服没有?”

管家的声音在外边响起。

“快了,请再稍等一会儿!”

6靖应了句,视线转向房间床铺上的三套礼服,向另外两人使了个眼色

今晚有一场安灵岛上层人物们的宴会,主要是庆祝后天丰收祭上要用到的花船顺利竣工,格伦斯为此特意邀请了他们。

起初6靖想也没想就回绝了,那些达官贵人他可应付不来,有这个时间就算医馆不能去,在安灵城里四处逛逛不好么,只是后来又听格伦斯说圣血教派的高层也会过去,还要宣布什么重要的事情......

啧,真香!

换上华贵装束的三人坐上格伦斯提前备好的车辆,前往安灵城内停放着6行花船的工厂,按照每年丰收祭的惯例,这将是一场兼顾着一部分祭祀仪式的宴会,所以宴会厅就设置在工厂内部。

大约二十分钟后,汽车驶入一条相对而言尤为宽阔的街道,这里的热闹程度更是远一路上的其他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