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一十八章 绽放(1 / 2)

当所有生命的目光为无上模型急剧膨胀的结构所吸引的时候,就连新舰中的戥,因为失去了对新舰的部分控制也没有注意到,全舰,全星系,唯一一个生命主动飞入无上模型之中。

当宽苑使送来的东西飞入无上模型,当外面的楚云升送来的东西也飞入无人模型时。

22156一直“紧张”地准备着等待五序的命令,期待参加绝密序项试验的命令,但五序始终没有任何命令。

它接着主动地几十次向五序以及新舰申请,它自己加入试验,但不知何故,也如石沉大海,毫无音讯。

没有五序的命令,没有新舰的命令,哪怕它再想要参与这个试验,也不能够参与。

22256认为这是一次非常有利于新舰的机会,但它只能等待,只能一遍又一遍地反复申请。

直到浮尊者被无上模型抓取而去,它唯一的机会出现了。

它最大的任务命令就是时刻监控浮尊者情况并进行研究,这是来自于楚云升的命令。

虽然它还不是第四序列的卓尔人,但在新舰的体系中,楚云升的命令优先级又高于卓尔人与戥,以此逻辑,它可以选择因为要执行楚云升的命令所以必须跟随浮尊者进入无上模型这一逻辑方式,达到它期待的参与试验目的。

22156毫不犹豫地这么做了。

但它自己要绕开戥对新舰的控制是不可能的,而私自想法办法,比如趁着新舰控制权混乱的机会偷取权限等方式离开,对它而言也是不符合规则的,绝对不可以做的。

它想要顺利地离开,也只有一个办法,并且也毫不犹豫地做了——

被无上模型强行抓取,和浮尊者一样。

它马上使用了卓尔人的标准死亡程序,进入濒死状态,随后,立即果然为无上模型抓取走。

当它的息体追着浮尊者进入无上模型后,终于有人现它了。

浮尊者被抓取离开新舰的一瞬就已经“醒了”,它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也不知道生了什么。

一开始它还能看到新舰,因为息体的缘故,它也听懂经过新舰信息体系的冰冷声音以及意思。

它好像被什么试验当做濒死生命体目标了。

它倒是不害怕,本来它就做好死亡的准备了,但它离开新舰后,现自己仍然没有出现奇怪的感觉时,它非常乐观与期望地并且严重错误地判断为:可能是新舰在做什么试验,正好可以处理到它的情况。

这么想,说不定它还有活命的机会。

作为一个真的不想死的源门生命,活下来的机会无疑是最强的兴奋剂,因此它整个生命状态都充满了对生命存活的高兴奋状态——这可能是它唯一生存下来的机会。

大约,在严重误判而产生的强大求生欲望下,它算是几个生命中最积极配合无上模型的生命了。

追上来的22156也只让它兴奋状态轻微地波动了一下而已,很快无视。

它早已无法与新舰有任何联系,但它乐观地认为全舰的三大族肯定正在观测着它生命状态的一切动静。

被试验嘛,很正常。

要活着,就不要在乎这些。

它在乐观中,很佩服22156这位老同事,根据它之前能听到一些试验信息,似乎只有濒死生命体才能进入试验。

22156活得好好的,竟然说不要命就不要命,以濒死的状态而追着它进入试验,让它产生了唯一一次轻微的情绪波动——卓尔人太疯狂、太可怕了!

如果22156还有安全部对它的监视任务,那么它还要加上一条:安全部也太疯狂、太可怕了!

这个不要命的卓尔人加上安全部,浮尊者在微微波动的情绪中感慨:自己真是到死也别想摆脱了……

所幸,它早就没有摆脱新舰的想法,也就没什么好担心了,微微情绪波动很快恢复,积极自己配合试验的态度,极为期待它唯一的生存机会。

无上模型展开的世界被俘尊者有限的科学知识再度严重误判为新舰的试验空间与平台,位于内部,它现不了旋转,但它现自己被一层层地“展开”。

有时候,浮尊者感觉自己的情况现在挺像是拔异说的一种叫做洋葱的植物,被一层层地剥开,并整齐地连续排列在它认为的试验平台上。

也不仅是它,22156也一样地被展开了,也正因为此,它才敢确定追着它来的是22156。

同样来自于安全部,雷也给过它大量关于22156的基本信息,包括生命形式与状态的某些辨识特点。

当时它也没太多的感觉,现在不知怎么的,在试验平台对生命的精细精准展开中,犹如极为真实的“镜头”下,浮尊者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生命结构真的太丑了。

甚至都不要需要去和22156去比较,仅仅看它展现在试验平台上的粗糙结构,和试验平台本身的精美结构相比,就像原始石器时代的石锤放在新舰的舰壳面上……

它没有去看乌怒人的展开结构,那肯定还是一次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