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闪烁的梨巴吊坠(1 / 2)

吃完饭后苏墨熟练地收拾碗筷洗了碗,这是苏墨和依梨在一起的时候养成的习惯,因为晚饭基本都是依梨来做,苏墨就帮着洗洗碗。

当然,后两年全都是苏墨一个人在承担就是了。

苏墨收拾完碗筷就去好好冲了澡,随后苏墨穿着条裤衩就回到了自己十年前的房间。

房里还萦绕着一股令人怀念的纸卷香气。

试卷、习题、课本……那些复习资料都没来得及处理。

毕竟才刚刚高考完不久。

苏墨躺在床上反复端详着挂在胸口的梨巴吊坠,看上去就是很普通的一条饰品,但印象里依梨似乎没买过这样的饰物。

现在的依梨在做什么呢……

刚考完试,陪着高中的密友一起出去逛街吗?

应该是小莹子吧……依梨总是这么叫她,苏墨一直不记得她的本名是什么。

……

想见她。

想的快疯了。

苏墨握着吊坠,平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

担心世界线变动的苏墨不想冒这个风险,所以只能咬牙忍受。

缘分就是这样一个东西。

擦肩而过也许就永远错过。

当然……自己的容貌变化已经属于一个不稳定因素了。

离重逢之日还有接近三个月的时间,苏墨必须得找点别的事情做来打时间。

比如,现在就开始想办法赚钱?

2o1o年的房价已经是有些承受不起了,而且这种投资量级太大,不可能得到父母的支持。

而无论是泼尼马还是杰克玛,这个时候早就做成大公司了,想要投资他们也是个笑话。

1o年之后的独角兽企业家家历程苏墨倒是了解几个,然而实际上那些大佬在创业开公司前就已经是领域精英了,苏墨连分汤喝的资格都没有。

那么……真正能靠阅历获得稳赚不赔的买卖的,恐怕就只有比特币这一条道路了吧?

想着想着,苏墨就打开了自己只有1oo个g硬盘大小的台式电脑,开始在网上搜索有关渠道。

比特币这种数字货币概念于2oo9年年初出现,是受到次贷危机的启而诞生的产物,当时曾有传过淘跑五毛钱就能买比特币的说法。

只是1o年的时候比特币还没有在国内形成舆论圈,就算想买比特币,现在网络上也搜不到几条有用的相关线索。

看来想要玩比特币的话,还得接触到币圈的相关人士才行啊。

苏墨前世干的是程序员的工作,玩币圈的前辈也认识几个,这个可以先放一放——

除此之外,就算1o年的比特币再怎么便宜,苏墨也没有原始资本的积累,张口找父母要这个钱不现实。

所以说还是要老老实实去打工才行。

这样正想着的时候,屋外传来了苏玛骂骂咧咧的声音。

“你怎么又喝这么多酒啊……你又不能喝,装个什么劲啊!苏墨!出来扶一下你爹!”

老爸回来了。

苏墨从衣柜里草草地套了件衬衣和短裤,从房里出去见老爸——隔着老远苏墨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酒气,在见到十年前的父亲时他有些惊愕。

原来……老爸这个时候这么年轻的吗?

十年前的苏志国还没有变成地中海,两鬓也没有斑白。也许是两年后的那场重大的挫折让他一夜白了头,从一个豪爽热情的江南猛汉变成了身形佝偻的小老头。

境遇给人带来的改变实在是太大了。

不过……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在失去依梨以后的那一副如同丧家犬的模样。

苏墨忽然有些理解父亲的颓唐了。

他同妈妈一起扶起靠在楼梯边上的苏爸。

“不……不用你们扶!我又、又……又没醉!”

“没醉你个头啊!醉地跟头猪一样……嫁给你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苏妈一边骂骂咧咧,一边帮他接过公文包,“怎么没让朋友送你回来啊?一个人路上出事了怎么办。”

“我……能出什么事?别……小看我好吗……”

苏爸说着说着目光落在了一旁的苏墨身上,忽然语气变得悲怆起来了,

“这孩子、这孩子是谁?你竟然背着我找小白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