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 明天就带你去好不好(1 / 2)

江月绫的话一下子把苏墨拉回了前世,微醺的醉意在这一刻也骤然间被无限扩散,于朦胧之间,苏墨仿佛见到了一幕过去的场景——

四月芳菲尽的季节,窗外飘着纯白色的落花雨。

苏墨将热腾腾的白粥放在床边的柜子上,轻轻呼唤着妻子的名字。

“依梨……醒了吗?该起床了。”

妻子微眯着的眼睛缓缓睁开,她的脸庞呈现出病态的苍白色,嘴唇白,形容枯槁,看上去很是憔悴的模样。

她在苏墨的搀扶下慢慢坐起身来。

“你这阵子的气色比之前好多了,”苏墨微笑道,“今天一定会有好消息传来的。”

依梨也微笑着点了点头,“毕竟你一直都陪在我身边照顾我嘛。”

“跟自己老公这么客气干什么……这不是理所应当的吗?”苏墨笑了笑,旋即端起粥来,“来,先吃点白米粥吧,张嘴。”

他轻轻地舀起一勺白粥,放在嘴边吹了吹,自己拿嘴唇试了试温度,这才慢慢送到依梨的嘴边。夏依梨张开嘴巴,轻轻地咀嚼了几下白粥,而后便用力地将这些米粥咽进肚子里,仿佛这样做都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似的。

夏依梨喝第二口粥的时候就被呛到了,一直咳嗽个不停,苏墨心疼地帮她舒缓着后背。

“院子里的梨花……是不是已经谢了?”夏依梨抬头望向窗边。

“啊……是吧?我没注意。”苏墨微笑,“毕竟现在是四月,梨树的花期也快要尽了。咱们今年虽然没能去公园的梨花林打卡,但等你病好了之后,咱们还可以一起去。”

“明年应该也去不了吧……”憔悴的夏依梨显得相当悲观。

“就算明年去不了,咱们还有后年……后年还不行,还有大后年。”苏墨轻轻握着夏依梨的手,“总有一天,我会陪你一起去看的。”

“其实,你自己也可以去看,不用一定要等着我。”

夏依梨抬头望着苏墨,脸上浮现出充满哀戚的微笑,这让苏墨不由鼻子一酸,上前轻轻碰了碰她的额头。

“说什么傻话……要是不跟你一起去,我一个人孤零零地看着梨花,那还有什么意义啊?”

对不起……

如果当时……没有和你相遇的话——

那该有多好。

苏墨从伤神的回忆里回过神来,望着一旁说话已经叽叽歪歪的江月绫,本里啊想说些什么,却有种如鲠在喉的难过。

如果依梨不和自己在一起,总有其它的男生会现她的闪光点,然后和她在一起,但生病这种事情本来就是普通人没办法预测的。

当然,现在的苏墨知道过去生的事情,如果坚持和依梨在一起,也许很有可能遭受和前世一样的离别之痛。

……嗯。

但是,那又怎么样呢?

江月绫果然是一杯就醉倒地不省人事了,苏墨唤了江月绫好多声他也醒不过来;一旁的夏依梨也好不到哪里去,喝酒上头的她趁着苏墨不注意,把江月绫没喝完的长岛冰茶一饮而尽,而后就只是一直托着桃红般的腮帮子,醉意朦胧地注视着苏墨不说话。

按现在这个状况,要把江月绫和夏依梨直接带回学校,免不了明天上学校新闻头条,而且江月绫也有说不想让室友们现自己喝酒的事情……

既然这样,那就只能去酒店住一晚上了。

“你们都带身份证了吗?”

“哎呀哎呀……你这是想跟我们开房了吗?”

“你如果想回去的话,我可以先送你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