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 大赚了一笔(1 / 2)

疼疼疼疼疼……

江月绫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醒来后她只觉得脑瓜子嗡嗡地作响。

我昨天……是做什么来着?

对了……我跟苏墨还有夏依梨一起出去吃饭,吃完饭就喝了酒,我点了一杯长岛冰茶,然后我——

江月绫大概意识到自己是个什么情况了。

她睁不开沉睡的眼皮,只能用力撑开一条缝;身体动也动不了,有种被鬼压床的迹象。

然而,比鬼压床更可怕的事情是——

一只手掌,正在江月绫的身体上来回揉捏着她!

不是……

不是梦吗?

江月绫产生了一个可怕的联想。

没错,她昨晚做的很长很长的梦,又是一个与苏墨有关的羞耻梦境。

但此时此刻,她的身体的触感却无比真实,虽然因为麻痹感丧失了一部分知觉,但她是知道身旁是有个人在摸她的。

她忽然想起了夏依梨昨晚对她说的话。

“长岛冰茶……有一个别样的绰号,叫做——【失身酒】哦?”

我……我真的失身了!

江月绫只觉无比的羞耻,此时她的一片混乱,脑海里冒出无数奇奇怪怪的想法,甚至还包括给孩子取名字的事情,但碍于鬼压床的状态则无法表现出来。

就在这时,江月绫现一个模糊的身影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对方看到江月绫已经睁开了眼睛,当即便提醒江月绫道,“你醒了啊……醒了就赶紧收拾一下吧,待会儿还要去上课呢。”

???

苏墨的声音?!你怎么在那?!

江月绫猛然惊醒,鬼压床的状态也瞬间解除了。

等、等等……如果你在那里的话,那现在一直在吃我豆腐的岂不是——

江月绫戴上眼镜,一把拉开被子,这才现之前一直把她当做抱枕吃她豆腐的其实是睡的正香的夏依梨。

“苏……苏墨!”

气急败坏的江月绫揪着枕头就往苏墨脸上抛去,被苏墨接了个正着。

“干嘛这么激动?很明显,我又没对你做什么……”苏墨皱眉道,“倒不如说,如果我昨晚直接把烂醉如泥的你送回宿舍,你在室友们心中的形象应该就全毁了吧?”

“夜不归宿可比喝酒严重多了好不好!”江月绫急匆匆的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苏墨便接话道,“我帮你跟室友撒了个谎,没去看别的东西,你放心。”

“你说没看就没看,我怎么信啊……”江月绫手机里其实也没什么秘密。

“不信算了。”苏墨刚冲了个澡,现在正在擦着头。

别看苏墨现在对江月绫的态度有点爱理不理的意思,昨晚可是陪在江月绫和夏依梨的床边,守到了很晚才睡觉。

之所以摆出一副十分冷淡和嫌弃的态度,也是出于自保的想法,毕竟,万一过于温柔和热情的话,反而会让敏感的江月绫怀疑苏墨昨晚对她做了什么事情。

不过,既然依梨也在这里,估计昨晚应该……

“啊……”

夏依梨醒来后一直揉着眼睛,脸上的表情是一副大写的疑惑,“我怎么……睡到这里来了……”

“你不知道吗!!!”

江月绫疯狂摇晃着夏依梨的肩膀,“你昨晚难道也喝醉了?”

“大概……吧?”

夏依梨歪着头,笑眯眯地望向一旁的苏墨,说话还有些含糊,“说起来……昨天晚上我记得我一直在跟苏墨亲热呀——难道当时我只是在做梦而已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