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 工作室的困境(1 / 2)

在这一次的梨巴工作室全体大会上,苏墨向大家介绍了关于2o48校园大赛的活动企划,这个方案是苏墨次提出来的,江月绫显得也有些意外。

“虽然《2o48》在校内确实有些人气不假,但作为比赛活动的话,是不是有些单薄了?”

“是啊,感觉没什么看头嘛。”

自从一定程度上放弃了对苏墨的追求以后,安若素表面上不再全力支持苏墨。

然而对安若素而言,这当然也是欲擒故纵的一环,缺少安若素全方位的支持,苏墨这样才记得起她的好。

“这个嘛,也并非真的要把活动做得多好,其实只是为我们积累经验。”

苏墨解释道,“我们的社团是新生社团,大一的梨巴工作室几乎是什么底子都没有的。把一般的社团活动都尝试一遍,这样我们到了大二就会少走弯路,等指导学弟学妹的时候,我们也算有东西可以教。”

“我觉得挺好的呀,反正试试也不亏。”夏依梨高高地举着手,“要办的话,年底这段时间也是最好的时候。”

参考今年的寒假放假时间,大部分大一新生地期末考试都集中在一月底,大概到12月底的话大家就都要开始忙学习上的事情了。

但现在是12月初,如果按苏墨说的,两周内完成活动举办,时间上确实刚刚好。

“另外,这其实也是一个让大家切身参与到活动中的机会。前段时间我们可能很多都是各自安排任务,要么都是交由外联部和组织部来组织,我们一起完成一项任务的时机比较少。”

“这次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大的挑战,希望大家能够正式对待。”

苏墨在后续的介绍里其实没什么和大家商量的意思,大家听着听着也就明白了。

有的时候团队太过和谐其实并非好事,这样就要顾忌到每个人的意见,如果每一个决定都要做到说服所有人才能去执行,那实在是太耽误时间了。

好在苏墨在女生们里风评很不错,男生们则更多地跟着女生们的意思走,自然也没有太多反对的意见,倒是外联部的杨子闲提出了许多的问题,有点像是找碴的意思。

会后又是日常的主席团三人会议,江月绫表现地有些生气。

“这么重要的事也不跟我们先商量下可行性,突然跟大家说,也没什么铺垫,大家肯定会有点意见的嘛。”

“不要那么较真嘛,月绫。我们苏会长那么厉害,还有他办不到的事情吗?跟着苏会长的脚步就好了,你这样公开质疑是会影响苏会长的威信的。”

“你这样也太宠他了吧!”

“这有什么办法,”夏依梨嘟着嘴道,“你又不愿意宠,那只能我来宠了……”

“啧……”

“我倒是觉得月绫说的没什么……她也只是站在客观角度分析问题,我们不搞官了主义,想说就说没什么。”苏墨应声道,“因为这次活动给我们准备的时间比较短,加上也是想了解一下你们的第一反应,所以没有提前说。”

“就算是这样……”

江月绫被夏依梨轻轻拍着脑袋,“好啦,月绫……这种事就顺着苏墨的意思嘛,处处跟着苏墨作对,你对他是有多大意见?”

“我又不是……”

经过夏依梨一提醒,江月绫这才意识到自己确实有点太过针对苏墨了。

“对不起……”

“哈……”

能从江月绫嘴里说出抱歉还真是有点让人不适应——不过,也算是改变的一环吧。

“我倒没觉得有什么,当下还是先把大会要安排的工作事项和任务分工都安排好吧。”

苏墨的社团都是由大一新生组成的社团,所以在举办活动的时候,不管部长会长,都是要拿来当干事用的存在。

“要组织活动的话,先得先去申请活动场地的审批。蓝湖校区的体育馆、博学广场都是适合用来举办活动的地方……”

“不过我们是2o48大赛,所以得找有投影仪的活动场所。”

“如果只是投影仪的话,那普通的教室不可以吗?新一的大教室,几百个人应该坐得下的吧……”

“那有点太像开会讲座了,也许,西院的礼堂也可以——”

分配完各个部门的工作以后,梨巴工作室开始全力轮轴转了起来,江月绫当晚写好了申报材料,第二天三人就拿着材料去了学生会。

“说起来,安安和学生会会长熟的话,这事让她去申请应该就比较容易的吧……”

“对了,说起这个……”

苏墨忽然想起来,“安若素和陈光汉后来在一起了吗?”

江月绫摇了摇头,“这个我不太清楚……”

“你和她对门寝室,这点八卦还不清楚吗?”

“我哪知道……”

夏依梨则是默默地叹了口气,“我之前跟安安聊过,言语里她应该是还在吊着陈光汉吧……”

“吊着……是什么意思?”

“简单来说,就是搞暧昧的意思。”夏依梨嘟着嘴道,“友人以上,恋人未满。虽然没有明确关系,但是举止里会有一些类似恋人的亲昵感……”

“那不就和我们……”

江月绫忽然觉得自己说这话不太好,话说到一半就咽了回去。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算是比较像吧。”夏依梨顿了顿,“不过,这个申请审批还是走正常流程吧,我们本来就是正经申请,没必要玩那些虚的。”

苏墨也点头认同了夏依梨的说法,江月绫也就没再说些什么。三人来到校学生会的办公室,只看到几个学长模样的学生在坐在办公室里热络地聊着天。

夏依梨从苏墨那里拿过申请材料,“既然里面都是学长,我们就用老方法——我和月绫进去,你在外面等着。”

苏墨笑着撇撇嘴,“有什么问题在外面喊下我。”

“没问题。”

“学长好——请问,社团申请举办活动场地,是在这里申请的吗?”

虽然看到漂亮的学妹过来搭讪,大多数学长也许都会表现地更热情主动一点,但学生会的这几位则显得有些冷漠。他们只是瞥了夏依梨一眼,而后便点点头,“是这里,你们哪个社团的?”

“梨巴工作室。”

“篱笆?没听说过呀。”

“今年刚申请的新社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