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 家庭闹剧(1 / 2)

  路小柔在苏墨的陪同下来到了她曾经的家。

  也是原本就属于前世依梨的家。

  这栋宅子现在屋里屋外已经挤满了人,大多是路小柔并不认识的人,远远还能听到那条狂犬的吠叫声。

  然而,越是接近这个地方,路小柔的脚步就愈缓慢。察觉到这一点,苏墨也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

  苏墨拉着小柔进入宅院大门,宅子的正中,几个大人们正在帮忙铺设灵堂,正中间挂着小柔爷爷的遗照。看到这一幕以后,路小柔本来就已经哭肿的眼睛再次被泪水溢满了眼眶。

  不过,今天过来的苏墨和路小柔,在院子里的某些人眼里,则更像是一个不之客。

  尤其是路小柔的二婶。

  她用卫生纸擦了擦干巴巴的眼眶,气势汹汹地走上前来质询路小柔,“你……现在还回来干什么?在我们家蹭吃蹭喝这么多年还不够?又想扮可怜让我们收留你?这么大的人了,你到底——”

  “婶,请你说话的时候放尊重点。”

  苏墨没有给“二婶”连续输出的机会,语气里透着极其强烈的愤怒。

  他是真的在愤怒。

  “小柔也是今天才知道那件事,你把责任推到她身上,这就是大人该做的事情吗?”

  “你是……那个什么苏墨是吧?这丫头到底是你什么人啊?你干嘛护着她?这是我们家的家事,轮不到你操心!”

  “你要说这是家事,可你有把小柔当做家人看吗?!”

  苏墨故意把声音吼地很大,他知道和小柔二婶纠缠是没有用的,必须把能讲道理的人喊来。

  “你们几个在门口做什么?”小柔的二叔匆匆赶来,瞥了路小柔一眼,又瞥了一眼出现的苏墨,当即也是明白他们此行的目的,“亲戚朋友都在这看着呢,有什么事上楼说吧。”

  小柔的爷爷一共两儿两女,长子早逝这个不说,小柔被爷爷告知的身份一直都是这个长子的女儿;其它的直系亲属则是小柔的二叔二婶,到场的还有大姑和大姑父,至于苏墨熟悉的那位表婶,也就是小柔的小姑,则还在驱车赶来的路上。

  “苏墨,小柔这孩子的情况确实是有点复杂,也许小柔已经跟你说过,但我还是再重新说明一下吧……”小柔的叔叔向苏墨解释了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

  他们原本一开始以为小柔是他爸与之前保姆的私生女,因为这是他爸昏迷前亲口告诉所有家人的。

  之后他们通过整理爷爷的物品现,小柔的出生证明上写的是另外一个男人的名字,二婶觉得事情可疑,就在后面探望小柔的时候,拿她的头作为样本,去做了亲子鉴定。

  “事实证明,路小柔跟我们家老爷子根本就没有血缘关系,事后咱们寻思,其实就是那保姆被人抛弃了,就把孩子也扔在我们家,害我们家老爷子吃亏,可能是被那小保姆给忽悠了,给别人帮着把孩子养这么大……”

  二婶越说越生气,仿佛恨不得要当场把路小柔给生吞活剥了——自从小柔的存在曝光后,一直以来总会有外人对他们家指指点点,害二婶吵嘴都吵不过周边的三姑六婆了,她当然生气。

  “对不起,二婶……我也是今天才知道这件事……真的……很对不起……”路小柔没有什么好辩驳的,只是在那一个劲地道歉。

  “别叫我二婶!你今天才知道?你还真是有脸说!你在这个家住了也有好几年,老爷子平时一有情况就让你到外面躲着,你自己心里没个数?不然,你真以为你是大哥的女儿?依我看啊,你跟你那没担当的妈完全一副德行,都是……”

  苏墨孤零零一个人带着小柔过来这么个大家族里,事出突然,几乎没有任何准备,几乎就是过来送着挨打的。

  但是苏墨知道小柔想要什么,苏墨也承诺了会替小柔分担痛苦。

  无谓的拌嘴和吵架撒泼没有任何意义。

  苏墨的处理方式是让替低着头的小柔堵上耳朵,一直到二婶的无差别唾骂太过难看,连一些其它亲戚也开始不耐烦了,小柔的大姑父禁不住制止道。

  “行了……兰嫂,你少说两句。”

  “哎?你叫我少说两句?照顾这个小白眼狼我们家可是出了最多的力的,你们才给了多少钱?一个月出3oo生活费?打叫花子呢?”

  “你怎么说话的?你占着老爷子的房子我们有说什么吗?占了又不出力,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老爷子的房子本来就是我们继承的,哪有你们这些人的份?”

  “老爷子生前可没说过那种话,他那时说好了一家人平分的!”

  “平分?怎么分?这房子我可不打算卖,你们要住的话,可以把那丫头之前的房间腾给你……”